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2021年07月23日

上一期 下一期
第三版:副刊
2021年07月23日

白毛夏枯草

本草之美

□杨崇演

夏枯草

(清)赵瑾叔

性禀纯阳随处栽,草逢入夏即枯来。

叶同旋覆无殊种,花似丹参一样开。

管使瘿瘤消结气,却教瘰疬未成堆。

厥阴血脉能滋养,目痛肝虚素所推。

盛夏时,邀几个好友去郊外赏荷,不经意在池塘的角落,发现久违的身影——别人都不晓得它是何物,我却一下子唤出它的名字来:“白毛夏枯草。”它们偏安一隅,在微风的吹拂下,一簇簇地在土壤里惬意地生长。

白毛夏枯草,又名白喉草,为唇形科植物,味苦、甘,性寒,归肺、肝经,根细长,茎细,单叶如芥菜,面绿,背紫,且携有丝丝缕缕的白毛,茸茸如刺;花是白色的,如同夏季的益母,遥望蓬蓬,白如积灰,故而得名。

夏枯草,“不与众卉俱生,不与众卉俱死”——将万物蓬勃抛在身后,走向生命的枯萎,毫无牵念,决然而决绝。

夏枯球、夏枯花、六月干,这些别名,道出了它的终结之季。

但枯萎了的夏枯草,却是一味极好的中药。

《本草蒙筌》里这样记载着夏枯草:禀纯阳之气,得阴气即枯,故逢夏至梗枯也。《本草经疏》里也说:“夏枯草得金水之气,故其味苦辛,而性寒无毒。为治瘰疬、鼠瘘之要药。入足厥阴、少阳经。丹溪谓其补厥阴肝家之血,又辛能散结,苦寒能下泄降热,故治一切寒热,及消瘰疬鼠瘘,破症散瘿结气。”

作为中草药的夏枯草,一直为我的奶奶和母亲所器重,她们总是用它来为我们全家人治疗一些咽炎、肝火旺盛、口舌生疮等小疾小病。尤其是秋燥的日子里,奶奶或者母亲每天都会用它煮上一大锅水,有事无事都要让我们喝上两碗。因而每年夏天到了,她们都要采摘一篮子,放在家中备用。

记得小时候,每每到了盛夏,知了呆在高高的树枝上,撕心裂肺地扯着嗓子叫着,仿佛世间所有的苦楚和冤屈都让它独自承担似的。“蝉噪林逾静,鸟鸣山更幽”,虽是绝佳名句,但此时此刻,诗中的意境也荡然无存。这种酷暑天气,人也难熬,拼命地扇动着蒲扇,也无济于事。

这时,邻居五爷往往会从上一年晒干的夏枯草干,拿出来,洗干净,然后放在大铁锅里煮一锅开水,等水烧好过滤之后,放在一口大碗。等茶凉了后,五爷会给每个小孩倒一小碗喝——我抿上一小口,含在嘴里,感觉味道有点甘,又略微有点儿苦味,然后吞了下去,感觉余味无穷。五爷说:这夏枯草熬的茶,有清热解毒,清凉降火的功效哩。

奶奶和母亲,包括五爷,村里人也一样,都没学过医,采用这土办法来降温避暑,这一招还真管用呢。

人们常说,广东有“三宝”:荔枝、烧鹅、凉茶铺。的确,广东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凉茶铺,喝凉茶已然成了广东人生活的一部分。盛夏时节,逛街累了、渴了,喝上一口地道的凉茶,别有一番风味,可谁又知夏枯草在凉茶的制作过程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?!聪明的老祖宗留下来的方子,是有科学依据的。

在村里的赤脚医生阿庆公公眼里,白毛夏枯草其貌不扬,可胜似灵丹妙药哩——既能止咳化痰,清热凉血,又可镇定平喘,消肿解毒;村里如有人来找他寻医问药,若遇相关症状,他总会慷慨相赠白毛夏枯草。

“半夏得阴而生,夏枯草得至阳而长,是阴阳配合之妙也。”李时珍说,因肝火旺引起眼目红肿疼痛,夏枯草疗效最佳,用砂糖水浸泡一夜,服之,“能解内热,缓肝火”。人们熟知的夏桑菊,仅以夏枯草、桑叶和野菊入药,却疗效显著,在清嘉庆十九年疫病流行期间,威力无比。

据说,明代郑和七下西洋,必带夏枯草馈赠海外官商。接受此礼的人,视此草比珍珠还贵重,因它是神效的治瘰疬的药。

夏枯草的花语:负责尽职,是非分明。

“大江南北忽夏枯,河渴时还涓滴无。”夏枯草,名字朴实无华;夏枯草花,开得素雅纯洁,留给人们的是默默的奉献和幽幽的清香……

故而,为白毛夏枯草赋诗一首——

穗成茎起花儿美,

亭立若宛少女来。

清热降温成效好,

白花骨朵小而陪。







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。
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,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。谢谢!
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