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2021年07月23日

上一期 下一期
第三版:副刊
2021年07月23日

摘杨梅

□汤小玉

“杨梅本是好东西,胜似黄鱼胜似鸡。今年当蒙有口福,湖前吃到周家栖。”曾祖父当年从湖前丈人家路过周家棲时,孙宝才公尊人请喝杨梅酒时留下的顺口溜,至今他家子孙代代口传。

杨梅止渴、生津又能助消化,性温,味酸甜,我与之情有独钟。十多年了,忌寒性水果而偏爱杨梅、葡萄等热性的时令果,当季时要狠狠地吃个够,似乎非把一年的水果量补回来不可。

林老师是林家塔人,这里山清土肥,他在山上种十余棵杨梅。夏至刚过,邀我们一起去摘。欢呼雀跃的我喜不自禁,虽然只有百把米高,我不顾腿疾,步履歪尢而蹩躠,仍紧跟他们上山。一路过来棵棵杨梅树如大伞,红果累累,看得我酸到了牙根。只见一片片狭长的叶子在竭力保护着它,不时还有蜜蜂嗡嗡作响,使我不敢贸然去掠夺它。林老师说,这里是全野生的杨梅,只是年初去松松土而已,全凭大自然馈赠的阳光、雨露。

这儿似乎是荒山客路,江山无主,看到那么大又乌度的杨梅,我也啥都不顾,把那顶部的摘一颗放在嘴里,舌尖触到杨梅那平滑的刺,使人感到细腻而且柔软,酸甜是那么的自然,没有一点做作感,唇齿间瞬间变紫红,这味道跟市场上买来的可真不一样!地上也落满杨梅,这本是你们的地盘,可以肆意一些,而我们却手足无措,不知该如何对待你们?踩过去不忍心,捡起来不放心。杨梅食季短,人们却任意泛滥,市场上不放心食用,怕药水泡,原生态的又不善管理,让其自生自灭。惜哉!

终于到了林老师的杨梅树下,抬头便见密密匝匝红彤彤的杨梅,我惊艳无比,竟然无从下手。林老师虽已过古稀,瞅我那馋样,遂身轻如燕,一跃到树杈上,把篮子往树枝上一挂,把最大最顶的杨梅摘下递给我,一般的杨梅放他自己的篮子里。而蔡老师呢?别看他是学者,那可是全才,轻轻跨上第二节的树杈上,谙通古文字的他还跟我们演示起“乘”的字形源头来。人脚踩第二树杈,左、右脚各一边,为“乘”,是为人站在树上有“登”和“升”之意。“椉”是“乘”的古文字,字形更像。上面的“亠”(音tǒu)代表人,中间的“夕”是左脚往东,“㐄”(音kuà)跨步意,是右脚往西。惟慨叹祖先之伟大,造字这么形象,这么会意。

刚刚摘下的杨梅既新鲜又酸甜津津,遍身的小刺是那么个嫩脆脆。可吃多了容易上火,酸到牙齿连豆腐都会咬不动的。平常杨梅吃不了还可以泡杨梅酒,吃个一年半载没有问题;还可以将新鲜杨梅洗净放冰箱冷冻,想吃拿出来放锅里烧,放些红糖,也能吃几个月。

杨梅真是好东西!







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。
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,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。谢谢!
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